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杨 > 青岛政协主席建议上马时速600公里磁悬浮,打通大连-青岛-上海东部沿海经济走廊

青岛政协主席建议上马时速600公里磁悬浮,打通大连-青岛-上海东部沿海经济走廊

3月5日,以海尔集团、海信集团、青岛啤酒等为代表的众多青岛品牌企业登上央视,共同演绎“品牌之都工匠之城”的青岛制造品牌集群,展现青岛“开放、现代、活力、时尚”的城市形象。 

全国两会一开始,青岛制造以品牌集群的形式出现在央视,也是在向外界表明,海尔、海信、青啤、澳柯玛、双星这些青岛本地培育出来的跨国品牌,正在引领这座城市快速提级、升值。 

在青岛被诟病错过互联网、缺少独角兽的声音中,青岛实体经济中的制造业优势依然突出。 

特别是传统制造优势之外,青岛也在加码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 

“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汽车、高端智能家电、轨道交通装备、智能制造装备、船舶海工装备、海洋生物医药等重点产业向高端迈进;带动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振芯铸魂’、迭代赶超。”正在研究制定的青岛“高端制造业+人工智能”攻势行动方案初步提出了这些进攻方向。 

眼下,正在进行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青岛市政协主席杨军就围绕中国高端制造的发展提了一份提案,希望国家支持国产高速磁悬浮交通系统科技创新与成果转化、规划建设试验示范商用一体化线路,特别是规划建设青岛至上海高速磁悬浮商业运营线。

高速磁浮列车运行速度可达500 km/h~600km/h,相比传统地面交通工具具有显著速度优势,而且具有选线自由度大,土地占用少、能耗低、运行时噪音小、安全舒适、不燃油、污染少等优点。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C919大型客机总设计师吴光辉院士在上海团小组讨论会上也建议我国的磁悬浮列车向高速方向发展。 

 

NO. 1|壹

建议高速磁浮交通上升为国家战略

打造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的“新名片”

 

“实际上,全世界现在又开始对高速磁悬浮进行研究。日本要在东京到名古屋,开一条高速磁悬浮。特斯拉的老板马斯克,现在也提出来要做真空管道磁悬浮。”据吴光辉介绍。

从某种意义来说,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交通系统的出现,给高速铁路和航空运输之间填补了空白。这对丰富我国轨道交通体系结构,实现我国轨道交通技术持续领跑,在未来国际竞争中抢占技术制高点,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在如今竞争激烈的国际环境中,掌握了技术就掌握了话语权,高速磁浮交通有望成为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的“新名片”。

青岛市政协主席杨军建议,将国产高速磁浮交通系统科技创新成果应用上升为国家战略。高速磁浮技术领先、产业带动效应明显,可助力高质量发展、提升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 

建议从国家层面对高速磁浮发展统筹考虑、顶层设计,在线路规划、政策指引、产业支持、资金配套等方面予以倾斜。重点推进高速磁浮技术应用工程化和试验验证,培育完善磁浮产业链,解决高速磁浮核心试验制造区域——‘创新中心’的注册、土地、资金等系列问题。”杨军表示。

 

 

NO. 2|贰

高速磁浮交通青岛有优势

山东省大力支持

 

2012年,青岛明确通过企业搬迁“腾笼换鸟”和集群式、链条式招商思路,希望走出一条从“大项目”到“产业链”再到“产业集群”的发展新思路,这其中就包括日后迅速发展壮大、成为青岛新名片的轨道交通产业。 

在青岛北部城阳区,中车四方从老城区搬迁至此,当地打造“动车小镇”。短短几年间,青岛四方庞巴迪铁路运输设备有限公司、上海坦达轨道车辆座椅系统有限公司、专业研发高铁新材料的中科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等项目相继落户,形成了轨道交通装备产业集群。 

2017年,新成立的青岛轨道交通产业示范区区域内轨道交通产业产值达到710亿元,2020年有望超过1000亿元。 

2018年,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交通系统技术方案在青岛通过专家评审。

这意味着,“高速磁浮交通系统关键技术”国家重点研发专项课题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

按照计划,2020年研制出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样车,完成5公里试验线验证。

而青岛规划试验段位于城阳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

位于青岛的“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是由国家科技部、国资委批复并推动建设的第一个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已列入国家、省、市“十三五”规划,并确定为省、市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

而山东省也对高速磁浮给予了多种支持。

2018年10月,山东省政府网站公布关于《山东省沿海城镇带规划(2018—2035年)》的批复,其中提到,发展以磁悬浮为代表的新一代高速列车通道,先期将谋划在青岛、烟台间建设磁悬浮线路。

2月14日,今年山东两会上,泰安市委书记崔洪刚在泰安代表团分组审议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发言时说,山东省将在济南-泰安-曲阜规划建设高速磁悬浮实验专线,建议加快推进规划建设力度。

可以说,山东全省上下已经达成共识,作为高端装备产业新动能,高速磁悬浮可有力推动山东省高端制造业升级发展。

据了解,中国中车目前正在建设一条665米调试试验线,仅能用于40km/h以下速度的系统联调及车辆功能调试。杨军建议,可以打造一条40公里试验示范线,开展时速600公里新一代高速磁浮工程样机全速度级系统集成试验,全系统工程化验证和运用考核,在试验基础上在山东省内打造160公里的高速磁浮商业运营线。

 

 

NO. 3|叁

高速磁悬浮连接大连、青岛和上海

中国东部沿海串起一条“金项链”

 

发展高速磁悬浮交通系统,不仅仅是对大国重器的重视,其中也蕴含着中国区域发展一体化的提速。

在目前顶层设计中,越来越注重区域一体化发展思路。

今年全国两会,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提高新型城镇化质量”时指出,要“坚持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

这是继去年11月29日发布《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明确“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城市群带动区域发展新模式,推动区域板块之间融合互动发展”后,从中央层面再次明确城市群发展的思路。

就在两会前,《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获批,中央媒体大力宣传京津冀协同发展5周年……一系列举动都表明区域协同发展思路在未来国家发展布局中的重要地位。

青岛市政协主席杨军在提案中表示,希望规划建设青岛至上海高速磁悬浮商业运营线,待时机成熟后继续向南北两端延伸;形成以山东半岛为主要节点,构建北至东北地区、辽东半岛,南至长江三角洲及东南沿海地区的高速磁浮综合运输大通道,推动我国城市空间布局和产业布局优化发展。

这意味着,通过高速磁悬浮,可以彻底打通从大连到青岛再到上海的沿海大通道,不仅仅是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迎来飞速发展契机,更重要的是大大缩短环渤海城市群和长三角城市群之间的通车时间,使两个世界级城市群连为一体,由此带动大连等东北老工业基地、江苏苏北沿海一带等多个区域经济发展,等于中国的东部海岸有了一条“金项链”。

实际上,中国这条沿海大通道已经迎来了众多利好消息。

一是山东半岛城市群有望城际铁路有望获得国家支持。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提交审议的《关于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在讲到“聚焦关键领域促进有效投资”时指出,“支持京津冀、长江三角洲、粤港澳大湾区、山东半岛等重点城市群加快推进城际铁路、市域(郊)铁路规划建设”。

二是大连方面也对渤海海峡跨海通道非常重视。

2018年12月18日,2018年大连市科协年会系列活动之一“渤海湾通道发展建设论坛”邀请了中国工程院院士杜彦良以“渤海海峡跨海通道历史机遇与建设思考”为题作报告。

渤海海峡通道的战略意义在于实现辽鲁互通,对于国家战略构建实施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对我国的东部沿海协同发展提供重大的机遇。

前一阵,“渤海海峡跨海通道”课题组就工程可行性研究、国内外代表性跨海通道工程比较研究等专题,正式向有关机构、专家学者征集工程案例和意见建议。

其中就有方案提出采用海底悬浮隧道、真空列车的方式连接大连烟台,隧道两端分别为大连、烟台两市市区的高铁站,如该设想运营成功,有望将大连到烟台的时间缩短至12分钟左右,实现大连烟台同城化发展,推动辽东半岛、山东半岛一体化步伐。

三是中日韩自贸区的有望落地。

在2018年12月底结束的全省经济工作会议上传出消息,中日韩自由贸易区有望实现落地,青岛正在全力跟进。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中日韩自贸区、中欧投资协定谈判。这对于正在积极申建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青岛片区)的青岛来说,无疑是个利好消息。

而且,《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规划(2016-2030年)》已经提出,将推动与日韩陆海联运通道建设。开展中韩陆海汽车直达运输,推进烟台中韩跨国海上火车轮渡项目前期研究论证工作,适时启动威海至韩国西海岸的中韩海底隧道预研,探讨建立山东半岛与日韩港口战略联盟,不断完善与日韩的交通网络。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