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杨 > 山东近期人事调整密集背后,推动青岛迈入国家中心城市

山东近期人事调整密集背后,推动青岛迈入国家中心城市

2019年元旦假期归来的第一天,曾在青岛任职多年的陈飞从德州市长转任烟台代市长。
 
这是自2018年年中青岛市委常委田庆盈转任潍坊市长后,半年时间内山东半岛城市群党政一把手调整中第4位从青岛走出去的干部。
 
最近一段时间,山东地级市一把手调整频繁,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山东半岛地区、环青岛周围的烟台、威海、日照、潍坊等地级市党政一把手都是从青岛走出去的官员:
 
2018年7月转任潍坊市代市长的田庆盈
 
2018年11月出任威海市委书记的王鲁明
 
2018年12月25日出任潍坊市委书记的惠新安
 
2019年1月2日新上任的烟台代市长陈飞
 
还有更早之前的日照市委书记齐家滨和威海市长张海波
 
再加上青岛目前的主政者,都曾在烟台任职,巧合之下或许有更深层次考量。
 
考虑到当前面临的压力以及全省经济工作会议传递出的中日韩自贸区有望落地,山东或将从省级层面加速统筹半岛一体化朝更高水平发展。
 
01 被忽略的山东半岛城市群
 
2018年11月2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提出未来我国将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城市群带动区域发展新模式,推动区域板块之间融合互动发展。
 
这份规划以已经获批的中心城市为“支点”,划定了未来城市以及区域发展的路径。
 
山东半岛城市群却被忽略了。
 
要知道,4个月之前通过的《山东省沿海城镇带规划(2018-2035年)》还提出,要将泛胶州湾区、泛芝罘湾区努力建成世界一流湾区,一年之前发布的《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规划(2016-2030年)》还规划了济南青岛两个特大城市,并提出2030年建成国家级城市群。
 
现实却是这般残酷。
 
青岛本地自媒体甚至表示,说到融合发展,山东半岛可谓反面典型,被诟病多年,以青岛、烟台两个大型经济体为例,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说“老死不相往来”有些夸张,但实际上也差不多。有顶层设计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还是各地主政者的“地盘意识”过于强烈,思想解放不够。
 
其实,山东半岛城市群很难称得上城市群。
 
从地形来看,以泰山居中的大片山地、丘陵地带,几乎阻隔了济南往青岛、日照方向的路线,也就意味着济南辐射带动区域有限,所以说山东半岛城市群其实根本还是应该青岛为核心来发展,只不过济南是省会,从政治地位上来说又不能绕开济南,只能维持济南和青岛两个中心。
 
但作为地理概念上的山东半岛,青岛应该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心,辐射带动周边的烟台威海潍坊日照发展。
 
《山东省沿海城镇带规划(2018-2035年)》中也的确提出以青岛为中心,烟台、潍坊为副中心的“一主两副”规划,青岛的总体定位是打造国际先进的海洋创新中心、海洋发展中心和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海洋名城,争创国家中心城市;以胶州湾、芝罘湾、莱州湾为重点,大力发展湾区经济,统筹推进青日、烟威、东滨潍沿海城镇一体化建设。
 
不过由于这几个城市之间产业雷同,再加上山东高铁整整落后10年的蜗牛般发展速度,导致整个山东半岛之间基本的交流都困难,更何况产业协同发展。
 
举个曾经采访过的例子,青岛的海洋科研资源全国领先,而烟台的海水养殖业发展,两者正好是个互补,中科院海洋所的一些专家学者和烟台一家知名养殖企业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但两地交通往来竟然只能靠3.5小时的大巴,很长时间内往返青烟对于时间宝贵的科研工作者简直就是噩梦,直到现在两地之间的城际也没有实现一小时城市圈的设想。
 
02 人事先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中没有提及山东半岛城市群对山东触动很大,虽然这并不意味着青岛就此落选国家中心城市。
 
但的确让山东更加清醒地意识到,必须从实际举措上明确青岛“打造国际先进的海洋创新中心、海洋发展中心和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海洋名城,争创国家中心城市”的总体定位,说到底必须明确做大做强青岛都市圈。
 
2017年发布的《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规划(2016-2030年)》中提出,建立高层定期协商机制,统筹协调城市群协同发展重大问题。
 
建立城市群、都市圈(区)工作推进机制,协调区域内重大事项和各方利益。创新要素流动畅通机制,破除行政壁垒,推进统一要素市场建设。完善公共服务共享机制,实现公共服务均等、便捷、高效。
 
但在很长时间其实都没有建立有效的高层定期协商机制,此番人事任免,对于山东半岛各个城市之间的互信来说就是一个利好。对于这些曾在青岛共事、彼此熟悉的党政一把手来说,相对更容易建立彼此信任的协调机制。
 
比如,王鲁明调任威海市委书记后,两地的交流频次明显提高,特别是青岛港和威海港的合作加速推进。
 
2018年12月7日至8日,上任仅仅一个月的威海市委书记王鲁明率威海党政考察团来青岛考察,其中主要目的就是为加快推动威海港与青岛港合作发展。
 
不到半个月,12月20日,省委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常务副主任,青岛市委常委,西海岸新区党工委书记、区委书记王建祥又率队到威海考察港口、军民融合等工作。
 
2018年5月5日,日照市委书记、市长齐家滨带领日照党政考察团,开启赴青岛、烟台、威海、潍坊等城市的解放思想之旅。齐家滨曾在崂山任职多年,他率领的考察团就专门深入了解崂山区总体规划、产业布局等情况,并就金融产业培育和总部经济发展等工作与相关负责人进行了交流。
 
同时,交通的短板也在补齐。
 
济青高铁和青连铁路开通后,山东还在加速推进鲁南高铁、济郑高铁、潍莱高铁、沿海高铁等项目,并推进济南、青岛地铁和轻轨建设,启动烟台、潍坊、淄博、临沂、济宁、威海、日照等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
 
而青岛发改委在制定青岛都市圈轨道交通的初步规划方案,已经考虑到向东联通海阳、向北联通莱州、向西联通诸城和高密,加强青岛与周边城市的衔接沟通,进一步提升青岛交通枢纽的功能。
 
03 山东的格局
 
山东半岛城市群的未来发展还要看整个山东的格局。
 
《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规划(2016-2030年)》将青岛都市圈和烟威都市区分开规划,也就是说青岛都市圈由青岛、潍坊2市和烟台市莱阳市、海阳市构成,并不包括身剩余的烟台和威海、日照。
 
或许,将整个烟台威海潍坊日照彻底完全纳入青岛都市圈才能限度发挥青岛的辐射带动作用。
 
因为格局和眼界,山东不是没有吃过亏。
 
山东半岛城市群2005年的规划,最早提出的版本是8个城市,以青岛、济南为首,都是经济实力较强的城市,山东西部的城市如菏泽、聊城,因区位因素则被“扔给了”中原城市群。
 
这其实是山东的一点小心思。把经济强市联合起来,想“打造与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比肩的中国北方地区的增长极之一”。
 
但不成想,2016年12月邻居郑州获批国家中心城市、中原城市群晋升国家级,并辐射山东的菏泽、聊城两市。
 
两个月后山东发布《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规划(2016-2030年)》,把城市群的范围覆盖到了全省17个地市,想把菏泽、聊城拉回自己的怀抱。
 
回到2018年11月29日发布的《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其中提到的城市群大多都是跨省区域城市群。
 
因此,山东的格局也应该足够大,山东半岛城市群不应该仅仅局限在山东省内,而是应该将以大连为主的辽中南城市群,甚至韩国仁川囊括在内,整体统筹形成东亚城市群规划。
 
如此一来,山东半岛就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辐射东亚及东北亚的经济政治桥头堡,可以扩大东亚区域内贸易权重,充分挖掘东亚地区内经济增长潜力。
 
而且近期释放的一些信号,对于东亚城市群的规划也都是利好。
 
一是烟台-大连渤海海峡跨海通道获总书记批示。
 
2018年12月18日,在2018年大连市科协年会系列活动之一“渤海湾通道发展建设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杜彦良说,2018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去到山东团参加审议,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汇报了关于加强渤海海峡通道建设的若干意见,得到习近平总书记批示,尽快开展渤海海峡通道前期研究工作。
 
二是中日韩自贸区的有望落地。
 
在2018年12月底结束的全省经济工作会议上传出消息,中日韩自由贸易区有望实现落地,青岛正在全力跟进。
 
据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报道,作为我省对外开放的龙头,青岛市正在积极创建自由贸易试验区,以此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推动投资贸易便利化,助力我省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同时,随着东北亚地缘政治回暖,中日韩自由贸易区有望实现落地,青岛正在全力跟进。
 
“东北亚地缘政治回暖,山东一定要抓住这个机遇。这样,我省与日韩在高端制造、研发设计等领域的合作将更加深入,提升产业发展层级的动力将更加强劲。”山东省发改委主任张新文说。
 
其实,《山东半岛城市群发展规划(2016-2030年)》已经提出,将推动与日韩陆海联运通道建设。开展中韩陆海汽车直达运输,推进烟台中韩跨国海上火车轮渡项目前期研究论证工作,适时启动威海至韩国西海岸的中韩海底隧道预研,探讨建立山东半岛与日韩港口战略联盟,不断完善与日韩的交通网络。
 
天时地利人和之下,就看山东怎么下这盘棋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