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杨 > 济青高铁今天正式通车,山东经济格局或迎重大改变

济青高铁今天正式通车,山东经济格局或迎重大改变

2016年4月29日上午,济南召开全市开放型经济发展大会,时任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用实际到账外资这项数据对比了济南和青岛的开放程度,结果很痛心,“济南全年到账外资不如青岛一个黄岛区”。

两年后,王文涛北上出任黑龙江省省长,他治下的济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实干者,王文涛不仅能发现问题,更能找到出路,解决问题。

今年4月,青岛各区市招商引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认真学习黑龙江代省长、原济南市委书记的“招商引资29条军规”的通知》,其中提到,“根据批示,现将以上文件转发给你们,请各单位领导批示,认真学习落实。”

此时的济南虽然仍是一个追赶者的形象,但势头却更猛。

2018年1-3月,济南固定资产投资,增速13.5%,全省第一,青岛增速只有5.0%,排名全省第11。

年底再来看,青岛固定投资增速在回落,济南却依然保持了较高的增速。

前三季度,青岛全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2%,较上半年回落3.7个百分点,甚至低于全省平均水平。而前三季度济南全市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9.0%。

现在,追赶者济南和一直处于山东龙头的青岛的地位很可能因为一条铁路的开通发生戏剧性的转变。

12月26日上午,济青高铁正式开通,青岛北站始发的首班复兴号列车在9:08分发出,10:48分到达济南东站,济南到青岛的距离缩短至1小时40分。

“高铁一响,黄金万两”,所有人都知道,高铁的宏吸效应,对大城市有利。

但对于济南和青岛来说,究竟谁才是大城市呢?

这个问题放到两年前的标准答案或许是“山东济南,中国青岛”,但今时今日,答案可能不一样了。

对于举办过上合峰会、迈入国际化大都市的青岛来说,济青高铁的开通意味着,带来的人流和物流的方便将会加速产业转移和人口流动,这将使得青岛可借此将传统粗放企业转移到周边城市,同时自身腾笼换鸟,引进更多高新技术企业,从而完成产业升级,而越来越多高新技术企业的引进和越来越便利的交通也将会吸引越来越多高端人才落户。

这自然是一个非常理想的考量。

但现实是,青岛在自身发展中面临后继乏力,加上强省会时代的济南大动作不断,济青高铁的开通很可能将青岛带入一个尴尬的境地:传统的产业因为高铁的开通纷纷转向潍坊、淄博、济南,而青岛自身又引进不来战略新兴产业,本土企业成长性不足,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青岛很可能会出现产业断层。

这样的判断绝不是危言耸听。

12月12日,青岛政务网发布了一则《全年财政收入预判》的消息,其中提出,青岛市投资、出口持续走低,生产总值增速低于预期。前三季度全市国内生产总值增长7.4%,低于年初预期0.1个百分点。而且,今年以来,全市的民间投资和工业投资均呈下滑态势,投资也缺乏新增长点。货物进出口额也有所下滑,对收入增长都带来很大的压力。

12月13日,青岛市委书记张江汀在解放思想大讨论小结会上也指出了青岛项目建设的问题,他指出,目前,青岛规模大的大项目偏少、工业项目支撑不够、民营项目带动偏弱创新活力还不足、产业链集群化水平还不够高。除个别产业外,我市总体上主导产业带动还不突出,产业生态圈没有完全建立起来,集聚集群发展水平还不高。

相比而言,除了比较直观的固定投资增速明显高于青岛,这几年济南的大动作一直不断。

2016年,中国银行山东省分行总部从青岛搬迁至济南,位于烟台的恒丰银行也要搬迁至济南,日照岚桥集团总部迁往济南……越来越多的企业总部和山东区域总部选择搬迁至济南,

同时,山东越来越多的大项目也放到了济南。

2017年2月山东两会,时任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建议山东举全省之力实施省会战略。

2018年2月,济南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获批,2018年6月,济阳撤县设区。

今年9月19日公布的《济南市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实施规划》中,明确提出推动莱芜加快融入省会城市发展,除了莱芜,德州的齐河也被纳入到了本次规划的范围内。

当然,济南自己也争气,敢于直面自身问题,解决问题。

6月29日,济南市纪委连夜召开会议,一次性问责了155人,他们被问责的原因均为破坏营商环境,有的是因为不作为、履职不力,有的因为违反工作纪律,还有的因为服务意识差。这是济南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问责。

齐鲁壹点称,这次大规模问责是一次刀刃向内、自我革命的追责行动,彰显了济南优化营商环境的决心。

同样,即使处于济青中间的潍坊,同样拥有不比青岛差的雄厚制造业基础,比如潍柴动力(制造)、海化集团(化工)、晨鸣纸业(造纸)、歌尔声学(电子)、孚日股份(纺织)等等上市公司都在各自行业内处于国内甚至世界领先地位,都拥有围绕各自企业打造产业集群的实力。

由此对比之下的青岛,虽然目前的龙头地位暂时无法撼动,但已经面临发展瓶颈,相比于济南、潍坊等城市的优势已经不比往日。 

这也是为什么担心济青高铁开通带给青岛压力的原因,究其根本就在于,当所有城市都在大步前进时,青岛并没有表现出领先者应有的姿态。

当然,从山东全局发展来看,自然不希望于济南和青岛之间因为济青高铁开通导致互相争夺各自资源,否则造成的局面就是两个侏儒比身高,意义大不。

济青高铁开通后,两座城市竞争的还是增量资源。

2017年,济青通道是客运量超过7千万人次,货运量超过4亿吨,是当年山东省内第二大客运量,第一大货运量的通道。而第一大客运量的是京沪通道。据山东省综合交通网中长期发展规划估计,未来山东省横向通道中,济青通道需求最大。

在这种情况下,未来固定投资和人口的增速对比,或许才是两座城市真本事的体现。

无论是产业还是企业,无论是普通大众还是高端人才,都是用脚投票的。

说得残酷一点,今时今日,对于一座城市来说,只有不断奔跑,才能停留在原地。

回过头来再说济青高铁开通对于追赶者济南和一直处于山东龙头的青岛的地位将会发生怎样的转变,不由得想起青岛市委书记张江汀发出的警告:“‘青岛之外都是外’,我们开阔视野既要与全国同类城市比差距,也要在省内比差距,不要想当然地认为我们是龙头,什么都是好的,这也是省观摩看完其他几个市的项目后给我们的一个深刻警醒。”



推荐 5